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兰斯8外传:弑神者VS鬼畜王】(27)【作者:seedfreedom】加载中加载中
【兰斯8外传:弑神者VS鬼畜王】(27)【作者:seedfreedom】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按照以下方法,记住本站永久域名!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!避免走失!

网址格式:www.AV888+任意字母.com 例如:www.AV888a.com www.AV888b.com www.AV888c.com ...等等

字数:13890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第27章:淫乱体质的利兹娜  话说罗格雷斯城的城下町完工之后,城里和城外的各项设施也都已经完成,於是我便开始招兵买马,打算组成一支正规的军队,这样就算利萨斯的大军攻过来,我也能挡些时日,一直到JAPAN的援军赶来为止。  由於我在JAPAN的人望较高,所以慕名而来的大多都是来自JAPAN的年轻人,我先将他们分成几组,然后再进行新兵训练,之后按照成绩和能力分成剑兵、弓兵、枪兵、骑兵、炮兵等五个部队。  剑兵:擅长用剑的兵种,每一个士兵都会配备一把长剑,负责城市内的守备工作,数量500人。  弓兵:擅长用弓的兵种,每一个士兵都会配备一把长弓,负责城市内的守备工作,数量500人。  枪兵:擅长用枪的兵种,每一个士兵都会配备一把长枪,负责城市内的守备工作,数量500人。  骑兵:骑乘的坐骑就是来自JAPAN的陆行鸟,所以成员大多以来自武田家的人为主,除了要懂的照顾陆行鸟之外,还要负责城市外的守备工作,数量300人。  炮兵:炮兵使用的武器是铁炮和魔导枪,在战斗的时候负责后方支援,平时要负责武器维修和保养的工作,数量200人。  每一个部队的小队长都会配备一把B级武器,当作是荣誉的象徵,如果将来有哪个士兵立功的话,我也会奖赏他一把B级的武器。  而相反的,若有人违反军令,除了要受军法处置以外,曾经授予的武器我也会把它给收回来。  以上这些都还只是正规军而已,曾经待过JAPAN的我当然知道还要再组织一支忍者部队,以及一支亲卫队。  忍者部队是来自伊贺地区的忍者,透过铃女的帮忙,我已经招募到了50个人,我要他们负责搜集大陆各国的情报,除此之外,一些像是暗杀术、拷问技术,还有炮坏工作的训练,自然也是不能马虎。  亲卫队也就是城堡的守备队,其成员全部都是女性,在我精挑细选的审核下,她们每个人无论是长相、身材,还是武功,全都是的一等一的。  而她们的队长自然是萨纳琪亚,毕竟她等这个机会已经等很久了,每天都严格的在进行训练,迟早有一天能成为媲美利萨斯亲卫队的部队。  除此之外,我的家臣团也已经组成,除了几个是从大陆招募来的人之外,其它都是从JAPAN找来的。  虽然每个人的国籍都不同,但是彼此之间没有歧视,大家互相合作,为了事业而打拚。  在那之后,罗格雷斯城可以说是蒸蒸日上,内政、军事、经济都有了明显的提升,百姓们安居乐业,城里一片祥和,而我也成了独霸一方的诸侯。  另一方面,当我在城里巡视街道的时候,曾在贝鲁莫的斡旋所接了一份工作,内容是「讨伐哈尼的秘密基地」,由於我熟知兰斯系列的剧情,所以我知道这个任务可以招募到一个十分独特的人才。  某一天,我带着火钵来到了哈尼的秘密基地,哈尼有时会盘据在人类废弃的大楼或是建筑物中,并以此地为秘密基地,然后对住在附近的居民恶作剧,藉此来获得娱乐。  而哈尼们为了怕被人类报复,所以就在门口立了一张告示牌,只见牌子上面写着「只有LV25以下的人才能进去」,这是利用人类会遵守告示牌的心理战术。  但事实上,人类之所以会遵守告示也是基於法律和道德观,如果是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,那根本就不会有人去遵守。  不过,基於「娱乐」的需求,我还是组成了一支等级不到LV25的队伍来。  由於火钵是战斗用的人造兵器,所以等级永远都是LV1,但是战斗能力却有LV35以上的水准。  即使哈尼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光靠火钵也能一个人单杀所有的哈尼,所以这也只是一场「娱乐」罢了。  由於很久没有跟我单独出来了,火钵感觉比平时还要兴奋,甚至连脸上都挂着些许的笑容。  我说道:「你好像很高兴啊!火钵。」  「因为很久没有单独跟主人一起出来冒险了,最近主人都在忙军备的事,都没有空出来冒险,大家都觉得有些遗憾呢!」  「这样啊……那我们今天好好的大显身手吧!去吧!火钵。」  「是!主人。」  火钵在回应完之后,便挥舞着缠绕在身上的铁炼,有如鬼神一样,朝着哈尼的秘密基地杀了进去。  很快的,建筑物里便传来哈尼们的惨叫声,以及被打成碎片的破裂声。  那群哈尼原本玩游戏玩的好好的,突然被一个红色头发的少女给打成碎片,大家都吓的落荒而逃,但是火钵的移动速度之快,让它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。  「哈尼吼~!那个红色头发的少女是怎么一回事啊?」  「我们不是在外面贴了告示牌说,等级LV25以下的人才能进来吗?难道那个女的不守规定?」  「咦?没有耶!那个女的等级只有LV1而已,但是她为什么这么强啊?哇啊啊!!!」  火钵在打碎一堆哈尼之后,将丢出去的铁炼给拉了回来,然后用一种冷酷的眼神对着其它的哈尼说道:「你们……休想逃走!」  「咦?!」  「主人吩咐过……只要是哈尼,无论是什么样的颜色都可以任由我打,而且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!」  「咦……这……饶命啊~!」  「喝啊啊啊!!!」  火钵大喝一声,朝着哈尼们追了过去,一路上又是一阵穷追猛打,看得都让人有点同情那些哈尼。  我心想:「不愧是火钵!计画进行的很顺利,不过话又说回来……这里的厨房在哪里?」  我试着在大楼里寻找着疑似厨房的地方,因为我要找的那个人正在那里帮这群哈尼们煮饭,但她却不知这些饭菜已经没有一只活着的哈尼可以吃了。  而在这时,所剩无几的哈尼们全都被火钵逼到了墙角,彷彿猫捉老鼠一样,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。  「哈尼吼!这位女侠请你饶命啊!我上有80岁的高堂,下有5岁的子女们要养啊……哇啊啊~!」  「啪嚓!」一声,刚才还在求饶的哈尼,马上被火钵给打成碎片。  看到这个情形,其它的哈尼们全都吓得发抖,而在这时,有一只哈尼带着援军赶来,说道:「各位,不要怕!我已经把座敷童子给带来了!」  「哈尼吼!大好啦!这下子可有救啦!」  「哈哈哈!座敷童子,快点给这傢伙好看!」  哈尼们之所以突然变得信心满满,那是因为座敷童子在8代拥有一击秒杀等级LV25以下的人的能力,而这也是为什么哈尼们要把等级限制在LV25的原因。  看着眼前的魔物娘,火钵一点畏惧的心都没有,反而因为来了一个实力比较强的对手,而感到一丝兴奋。  至於座敷童子则感到十分不妙,虽然火钵的等级是LV1,但她很显然不是能够一击秒杀的对手。  在哈尼们的叫喊下,座敷童子只好鼓起勇气上阵迎击,而下场自然是被火钵给一击KO倒地。  「咦?!你是怎么了?座敷童子,你不是能秒杀所有LV25以下的人吗?怎么反而被对方给秒杀了?」  看到这个情形,哈尼们全都大吃一惊,但是座敷童子却没有回答,因为她早就晕了过去,而这些哈尼们的下场不用说,自然是被火钵给直接手撕了。  另一方面,我在寻找厨房的时候,突然闻到一股食物的味道,便顺着气味来到了一间疑似厨房的地方。  只见里头有一名金色头发,身穿红紫色和服的女子正在煮饭,而这名女子正是我要找的利兹娜。  利兹娜是5、6代戏份颇多的一个角色,她原本出生於赛斯的中流家庭,个性单纯,容易被骗,与当时还是王子的学弟甘地的交情十分要好。  在毕业考试的时候,利兹娜惨遭奸人阿贝鲁特所害,被传送到了玄武城,因为玄武城的特殊环境,在那边生活的人并不会变老,但也不能自由进出,必须要有一个人留下来,其他人才能出去,也因此生性单纯的莉兹娜就被人骗而被留在城中。  之后的23年间,莉兹娜屡次被骗,不但被人强奸,还被调教成了肉奴隶的体质,甚至还有被殴打而流产的经历,导致她内心受创。  幸好遇到了一只好心的名叫景胜的迷你哈尼,双方结为好友,莉兹娜的内心创伤逐渐恢复,并从景胜那里学习了薙刀刀法,以做为防身用。  在5代时遇到了兰斯,在兰斯等人的协助下终於离开了玄武城,之后回到了故乡赛斯,而莉兹娜也因为这件事而爱上了兰斯。  后来在6代的诸多事件中,利兹娜加入了赛斯的革命组织—冰炎,并与甘地重逢,之后还从哈尼王那里得到了「魔法免疫」的特殊能力,甚至还与兰斯等人一同击倒了当时的仇人阿贝鲁特。  之后利兹娜曾留在赛斯的王宫一段时间,但因为自已容易发情的淫乱体质让她很困扰,虽然曾用药物来控制,但是效果却越来越差。  利兹娜担心自已将来如果发情时会克制不住,然后跑去袭击男人,所以就搬到比较人烟稀少的地方,不知不觉就和这一群哈尼结为朋友,现在每天都会帮它们煮饭。  这时利兹娜还在专心的在做饭,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,而我也藉机打量一下利兹娜。  不得不说,利兹娜在兰斯系列里也算是个十分漂亮的美女,虽然是个被人调教过的肉便器,但是这样的人却有一种独特的魅力,特别是她还保有着羞耻心,这让我非常想要得到她。  「好了,饭菜终於做好了!该去叫哈尼们吃饭啰!」  「抱歉啊!现在已经没有活着的哈尼可以吃你做的饭啰!」  「咦?你……你是什么人啊?」  利兹娜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,慌张的转过头来一看,而当她看到我美丽的容貌时,不由得愣了一下,心想:「这个人是什么人啊?长的好漂亮喔!这位小姐……不对!应该是先生……嗯……他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啊?」  看到利兹娜困惑的样子,我早就见怪不怪,不过这时我还是保持着绅士的态度,毕竟第一印象很重要,特别是对像利兹娜这种心思单纯的人来说。  我说道:「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名字叫做赛利卡?希露菲尔,是来自於异世界的弑神者。」  「赛利卡……啊!你就是那个最近很有名的弑神者啊!我有听说过关於你的一些传闻,想不到你真的跟传闻中的一样是个美男子呢!啊……抱歉!失礼了!我的名字叫做利滋娜?兰福比特,请多指教!」  利兹娜毫不避讳的把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,可见她不但单纯,还很天真!  不过这对我来说反而更好,毕竟没有心机的人要攻略她可就容易的多了!  这时利兹娜问道:「对了,刚才赛利卡先生说……已经没有活着的哈尼可以吃我做的饭了,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」  「因为那些哈尼都被讨伐啦!你看!」  我将任务的委託书拿给利兹娜,利兹娜惊讶的说道:「讨伐哈尼的秘密基地,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大家做了什么坏事而被人讨厌了吗?」  「没错!因为哈尼很喜欢到人类的村庄恶作剧,所以激起了民怨,於是就有人来委託我去讨伐这些哈尼。」  「呜……可是大家明明都是好人,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呢?」利兹娜有些困惑的说道。  「总而言之,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再怎么想也是没有用的!如果你没有地方可以去的话,那要不要跟我走呢?」  「咦?可以吗?」  「当然可以!所谓相逢既是有缘,我好歹也是个一城之主,就藉这个机会好好招待你一下吧!」  「这…这怎么好意思呢?」  「不会!不会!好了,我们走吧!」  利兹娜果然好骗,我随便忽悠一下,她便傻傻的收拾东西跟着我一起走了,完全没有责怪我居然把她的「朋友」们给砸了,可以说是单纯到不行!  这时火钵刚好也赶来跟我们会合,说道:「主人,那些哈尼都被我给打碎了!」  「做的很好!火钵,不愧是JAPAN的战斗兵器!」  我一边称讚,一边用手摸摸火钵的头,而火钵也像只小狗似的,任由我对她抚摸。  这时火钵问道:「咦?主人,这位小姐是?」  「喔!她是利兹娜,是我今晚要招待的客人!」  「客人……是吗?」  「请多指教啰!火钵。」  「彼此彼此!」  「好啦!既然任务已经完成,那么我们就回去吧!」  我话一说完便拿出飞翔耳饰,一瞬间,我们便从哈尼的秘密基地回到了罗格雷斯城。  「哇!这里就是罗格雷斯城吗?好热闹喔!」看着热闹的中央广场,利兹娜感叹的说道。  「哈哈哈!热闹吧!不过现在天色有点晚了,我明天再带你出来逛吧!」  「好啊!」  我们先去贝鲁莫的斡旋所进行任务报告,之后再朝着城堡的方向前进,一路上,利兹娜不断的东张西望,城里的一切都让她大开眼界。  关於罗格雷斯城的事情,利兹娜虽然也略有所闻,但是亲眼见到的,却远比听说的还要热闹,再加上这里还有不少来自JAPAN的观光客,这让利兹娜觉得很新鲜。  「欢迎回来!赛利卡大人……咦?!这不是利兹娜小姐吗?」  现在萨纳琪亚除了训练亲卫队之外,看守大门的工作也一直在做,虽然我曾劝她说你已经是亲卫队的队长了,这种小事交给其它的队员们来做就好,但是萨纳琪亚却始终坚持要负责这个工作,还说什么大门的守备工作是绝对不能马虎之类的,既然她本人都这么说了,那我也只能顺着她的意了。  由於萨纳琪亚跟利兹娜一样,都曾待过赛斯的革命组织—冰炎,所以两人是认识的,另外玛莉亚和志津香也是如此,大家都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。  「哎呀!这不是萨纳琪亚小姐吗?你怎么会在这里?而且你这打扮……啊!难道说你当上骑士了吗?」  我说道:「说的没错!萨纳琪亚现在是我麾下的亲卫队队长,负责城堡的守备工作,你们两个认识吗?」  萨纳琪亚说道:「我们曾经加入过赛斯的革命组织—冰炎,另外玛莉亚小姐和志津香小姐也一样,大家都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。」  「喔!想不到大家还有这样的缘份啊!」我假装很惊讶的说道。  「但可惜在那之后,大家就各奔东西了,对了!萨纳琪亚小姐,你知道玛莉亚小姐和志津香小姐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吗?」利兹娜问道。  「这话说来可巧了!现在大家都在赛利卡大人的城堡里。」  「咦?这是真的吗?」利兹娜惊讶的说道。  「是真的喔!快进来吧!说不定你还会碰到其它认识的人。」  我们走进城堡之后,我先带利兹娜去见玛莉亚她们,玛莉亚和志津香看到利兹娜都觉得很惊讶,同时也感到很高兴,毕竟大家有一段时间没有碰到面了,所以觉得很怀念。  我特别邀请利兹娜和我单独到8楼的日式宴会厅,一起共进晚餐,虽然我们两个才认识第一天,但是利兹娜并没有拒绝,而这也给我一个强上她的好机会。  我趁着厨房还在准备料理的时候,把铃女给叫了过来,小声的对她说道:「铃女,你待会儿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的在利兹娜的食物里加点春药。」  「没问题!不过……这样好吗?赛利卡你居然会想要用春药,明明就算不这么做,你想要上那个叫利兹娜的女人,应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才对。」  我说道:「没关系!这只不过是一种手段罢了,总而言之……这件事绝对不能被人发现,知道了吗?」  「了解!」  於是,铃女靠着高超的忍术,在众人丝毫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,偷偷的在利兹娜的食物里加了一点春药。  事成之后,铃女过来跟我报告:「任务完成了!另外……为了以防万一,我下的是只要让女性高潮了就会解毒的春药,而且保证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。」  「很好!现在只要等到晚餐时间就行了!」  到了晚餐的时间,利兹娜在女仆长比斯凯塔的带领下来到了8楼的日式宴会厅。  「哇!这个房间好棒!真的完全是日式风格的耶!」  才刚走进来,利兹娜马上被这高级的日式宴会厅给吸引住,讚叹的说道。  我问道:「利兹娜你应该没有去过JAPAN吧?喜欢那边的东西吗?」  「满喜欢的!虽然我是在赛斯出身,但毕竟在玄武城待了32年,也习惯了类似JAPAN的生活,就像现在如果没有每天穿着和服的话,就会觉得很不自在。」  「这样啊……」  在我们说话的同时,比斯凯塔默默的把料理给端了上来,没一会儿功夫,桌上便摆满了许多精緻的日式料理。  「哇!看起来好好吃喔!」  「哈哈哈!尽情享用吧!这些可都是道地的日式料理喔!不但食材新鲜,味道也保证好吃!」  「真的吗?那我可要大吃一顿啰!」  看着利兹娜毫无戒心的样子,我忍不住在心里笑了起来,因为她实在是太好骗了,虽然说骗人是不对的行为,但人有时就是会想要恶作剧一下,只能说人的本性就是这么奇怪。  「来,利兹娜,我敬你一杯!」  「谢谢,嗯~!这个酒好好喝喔!」  「觉得好喝的话,那就多喝一点没关系!」  「嗯……酒好好喝,食物也好好吃!感觉好幸福喔!」  「哈哈哈!」 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以后,在酒精和春药的作用下,利兹娜突然觉得身体开始燥热起来。  利兹娜心想:「奇怪?我是怎么了?为什么突然觉得身体好热?而且还……」  利兹娜的身体正逐渐的在发热,全身的汗水也在不停的渗出,呼吸变的越来越急促,胸前的两粒乳头也已经挺立起来,而下半身的肉洞中不断传来骚痒的感觉,甚至连脑袋里也都是一些淫乱的想法。  虽然利兹娜强忍着心中的欲火,但是她的双腿已经忍不住的开始摩擦起来,若不是有别人在,利兹娜老早就把身上的和服给脱下来,尽情的搓揉自已的乳房,爱抚飢渴的小穴,然后痛快的达到高潮。  「怎么了吗?利兹娜,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?」  「咦?不…我…我没事!哈哈哈!」  虽然利兹娜在装傻,但是她的一举一动全都逃不过我的法眼,很显然春药的效果已经发挥开来,现在的利兹娜只是一个发情的荡妇,十分需要男人的安慰。  「奇怪了,为什么……我今天会变得如此的……情欲高涨呢?」] 伴随着淫荡的喘息呻吟,利兹娜的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。  我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,便放下筷子说道:「你是不是觉得身体很骚痒难耐呢?利兹娜。」  「咦?赛利卡先生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」  原本还在状况外的利兹娜,看到我露出了一股自信的微笑,便知道事情并不单纯。  我狡猾的说道:「是春药啊!在料理作好之前,我就偷偷派人在你的食物里加了一些春药了,所以你现在才会觉得欲火焚身。」  看着我一脸淫笑的模样,利兹娜觉得又惊又气,大声的骂道:「你……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?」  「哈哈哈!那是因为我想要上你啊!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很有吸引力,就像是发情中的动物,所散发出来的费洛蒙一样,让人欲罢不能啊!」  「你!」  利兹娜气的站了起来,张开双手口念咒语,想要用魔法攻击我,但是在春药的作用下,利兹娜根本就没有办法专心凝聚魔力,而魔法也当然放不出来。  「怎么样,效果还不错吧?这可是我为了要好好的干你,才特别准备的喔!」  这时我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一步步的向利兹娜的逼近。  「不……不要啊!你……你不要过来!来人啊!救命啊!」  虽然利兹娜大声的呼救,但我早就先叫铃女和其它的忍者们把守住这一层楼,除非是我本人的命令,不然是绝对不会有人来的。  「哼~!,我才不会去强迫你呢!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我只要再等一下,药效就会达到极点!等到了那时候……我才要看看你这个小荡妇会怎么样的来哀求我呢!」  我话一说完便坐在旁边,一边喝着酒,一边欣赏着利兹娜的反应。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你不要看啊!」  虽然利兹娜已经尽力的压抑住自己想要让肉棒用力插入的强大欲念,但是正如我所言,药效已慢慢的在身体内扩散开来了,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,一双媚眼也半开半闭的。  利兹娜无力的靠在墙边,娇艳的俏脸上一片红晕,现在的她快要忍耐不住,只要我一个命令,她完全可以抛弃尊严,便成人尽可夫的荡妇。  「你就不要再逞强了,只要你开口求我,我满上就会满足你!」  我话一说完便站了起来,拉开裤子的拉炼,将我的大肉棒给掏了出来。  看到了男人的阳具,利兹娜所剩无几的理智最终被压垮,强大的欲望让她变成了荡妇,迅速的爬了过来,抓着我的双脚说道。  「啊!肉棒……男人的肉棒!人家好想要男人的粗大的肉棒喔!」  「呵呵,既然你想要的话我就给你吧!先用你的嘴来好好的服侍它!但如果你弄得我不舒服的话,我就不给你啰!」  「好…好的!我一定会把你服侍的舒舒服服的!」  利兹娜的一双美目不停的注视着我跨下那粗大的肉棒,媚眼中不断燃烧的欲火早已说明了一切,而身心已完全被欲火焚烧的利兹娜,已经不知矜持为何物。  只见她主动的跪在榻榻米上,张开樱桃小嘴,将我粗大的肉棒给含在嘴里,尽情的吸舔起来。  利兹娜心想:「赛利卡先生的肉棒真的是好粗大喔!等一下插到人家的小肉洞里时,不知道是什么滋味?」  久未碰到男色的利兹娜,帮人口交起来像是个飢渴的荡妇,一双丰满的巨乳也不断上下起伏着。  接着,我要利兹娜用她的巨乳来帮我乳交,利兹娜听话的拉开衣领,一对雪白的巨乳就这样跳了出来。  利兹娜用双手从左右两边托起自己的一对巨乳,来将粗大的肉棒夹紧后,开始用两团巨乳来上下的揉搓起来,而利兹娜的乳头也逐渐变得更加坚挺。  「喔~!利兹娜,你的技术可真棒啊!不愧是被人调教过的尤物!你的身体真是极品!」  「可…可是,我很讨厌这样的身体……」利兹娜有些无奈的说道。  「别这么说!能够让男人感到满足的身体,你应该要自豪才对啊!来,再用嘴帮我吸一吸。」  「好…好的!」  利兹娜再次张口吸吮我的龟头,双手捧着自已的两团巨乳,不停的揉搓肉棒,带给我强烈的快感。  「唔……好……用力呀……对……夹紧点……唔……」  利兹娜配合我的要求,发挥以前被人调教时所学的技巧,乳交的快感让我爽到极点。  「真是爽啊!……利兹娜……再夹紧一点……我快要射了!」  听到我这么一说,利兹娜马上用嘴紧紧的含住了我的龟头,并用舌头快速来回的舔着,如此强烈的刺激,让我再也支持不住。  不一会儿,我便在利兹娜的小嘴中射出了大量浓稠的精液,而利兹娜也顺从的全数吞了下去,而她下身的淫荡肉洞,也因为自已太过於兴奋的情况下,而流出了些许的淫水。  在我射完精后,利兹娜乖巧的用舌头清洁我的肉棒,将上面的残精全都舔的乾乾净净,并伸出手来抚弄着我的睾丸,让人舒服的哼了出来。  看到利兹娜那么的努力,我很满意的说道:「利兹娜做得很棒喔!小嘴弄得我超舒服的!」  听到我的称讚,利兹娜也露出了一丝媚笑,於是便更加卖力的服侍我。  在利兹娜的香舌不断舔弄与一双玉手的抚弄下,我的大肉棒马上又再硬起来了。  「啊!赛利卡先生的肉棒……又硬起来了!」  看到我的肉棒又硬了起来,利兹娜不但一脸陶醉,还用一种对我发出崇敬的声音说道。  「嘿嘿!只要是你用那淫荡的小嘴来舔,我的肉棒随时都会硬起来的,而且……如果你答应加入我的团队的话,那么我随时都会满足你,就算要一个晚上做好几次都没有问题!」我一边提出邀请,一边用淫邪的话来引诱利兹娜。  听到我说能够满足她,利兹娜立刻不假思索的说道:「好!我答应!如果加入赛利卡先生的团队而能获得满足的话,不论要我做什么都愿意!」  「那好,我这就来满足你!」  我话一说完就将利兹娜推倒在榻榻米上,掀起她的衣摆,将她那早已被淫水沾湿的内裤给脱了下来。  对於我如此粗鲁的动作,利兹娜的俏脸上,露出一丝惊恐和期待的神情,一双媚眼中也充满了妖媚情欲的光辉,现在她的眼中只有我那雄伟耸立的粗大肉棒。  这时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双眼紧盯着利兹娜那令人窒息的美妙躯体,心想:「真不愧是利兹娜,全身上下都是极品!天使一般的清纯脸孔,魔鬼一般的丰满的身材,白细柔滑的肌肤,胸前一对丰满的巨乳,还有那即使被人调教过,但依旧粉嫩的小穴,再搭配上浑圆的翘臀,嘿嘿嘿!接下来只要我在性事上征服她的话,她就会成为我专属的性奴了,像这样的尤物绝对要从兰斯手里给抢过来!」  我用双手抓住利兹娜的大腿,将它们分了开来,然后肉棒对准了利兹娜的小穴,腰部一顶,在淫水的润滑下,肉棒毫无阻碍的一插到底。  只听利兹娜大声的淫叫道:[ 啊啊……好粗啊……赛利卡先生的肉棒……把人家的小穴给塞满了……]  当我把肉棒插到底时,先停下来感受一下,心想:「真是令人难以置信!本来以为利兹娜的小穴会有点松,但却比想像中的紧,一点也不像是调教多年的肉便器,真不愧是天生的尤物!这下子我更想要得到你了!」  这时我发动性魔法来补魔,并用精神战来迎击利兹娜,只要在精神战中击败她的话,那么精神方面的主导权就在我的手上,我不但能对利兹娜进行洗脑或是下暗示,让她变成专属我的性奴隶。  我发挥我那熟练的技巧,先在她肉洞的浅处充份的摇动挑逗,然后在突然猛力的深入到底部,就在这样静止几秒钟以后,再慢慢向外抽出。  我的每一次抽插,粗大的肉棒都会碰到利兹娜的子宫口上,每一次都会让利兹娜发出愉悦的呻吟声来。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  见自己已经失身於我之后,利兹娜虽然羞愧的满脸通红,但是在春药的摧动之下,仍是自动的摇摆圆臀来迎合着。  这时我变换姿势,要利兹娜跪趴在地上,用背后式来干她。  利兹娜乖巧的趴在榻榻米上,翘起雪白的大屁股,我双手扶着她的细腰,胯下的肉棒用力一顶,一下子就插进了小穴,然后迅速的挺腰猛干起来。        啪滋~啪滋~啪滋~啪滋~啪滋~啪滋~  「啊啊啊……好爽、好爽啊……人家好久没吃到这么厉害的大鸡巴了……啊啊啊……热呼呼的大鸡巴……又粗又硬……屁股都被塞的满满的……好像快被刺穿啦……啊啊……爽死了、爽死了……人家要爽死啦!」  虽然利兹娜的性经验很丰富,但一般都是她被男人强上居多,在多年的调教下,身体变成容易发情的性奴隶体质,虽然利兹娜很讨厌这样的身体,但是在性爱的快感下,还是深深的着迷,如果不是性能力很强的男人,恐怕两三下就会被利兹娜给榨乾了。  我们在宴会厅里奋战了十多分钟,利兹娜从一个单纯的傻大姊变成一条欠干的母狗,肉棒的每一下撞击,利兹娜都会配合发出淫荡的叫春声,和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做爱,居然可以这么快速的享受性爱的过程,只能说这女人真的是淫荡到不行的婊子。  「啊啊……赛利卡先生好厉害……大鸡巴操了这么久……还是硬梆梆的啊……啊啊……人家现在被大鸡巴……干的好爽、好舒服啊……身体好像要融化了啊……啊啊……又顶到了……大鸡巴又顶到花心啦……利兹娜觉得好爽……好爽啊啊啊!!!」  「喔?你真的觉得很爽是吧?利兹娜,那么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的肉便器,专门给老子发泄用的精液壶!」  「啊啊……好……好啊!利兹娜就是个不要脸的精液壶……人家不但喜欢当母狗……也喜欢当赛利卡先生的精液壶……啊啊……精液壶被大鸡巴干的好爽、好爽啊……呜啊啊啊……来了、要来了啊……精液壶要被大鸡巴干到高潮了啊啊啊啊啊~!!!」  突然间,利兹娜大叫一声,修长的双腿跟着不断颤抖、阴道也急速收缩咬死我的阴茎,巨大的紧箍力道包覆着我的龟头。  下一个瞬间,利兹娜的下体喷出大量的液体,榻榻米上很快的就出现一大片水渍。  「操!你这骚货!才干没几下就高潮喷水啦?」我打了利兹娜的屁股骂道。  「啊啊啊……因为…因为赛利卡先生的大肉棒……实在是太厉害了……人家……人家好久没有被人干的这么爽了……人家现在好喜欢被大鸡巴……强……强奸……」  利兹娜的话说到最后,整个脸红到不行,虽然她很讨厌淫荡的自已,但又很喜欢沉醉在性爱的快感之中,如此矛盾的行为让她又羞又气,但却又无法自拔。  这时我又调整姿势,打算用骑乘体位来干利兹娜,说道:「你就骑在我的身上吧!刚才都是我在干你,现在也该换你服侍我了。」  「好……好的!我会努力摇的!」利兹娜害羞的说道。  正当利兹娜开始要扭腰摆臀的时候,突然间,宴会厅的电灯暗了下来。  利兹娜慌张的说道:「咦?这是怎么一回事?为什么电灯突然关了?」  「冷静一点!利兹娜,只要有我在…就没有什么好怕的!铃女。」  「忍忍!铃女来啰!」  听到我的呼唤,铃女立刻从天花板探出头来,她从一开始就躲在那里,一边守护着我,一边偷看我和利兹娜做爱,然后自已又在手淫一番。  铃女说道:「这一次停电好像是保险丝烧断了,等一下比斯凯塔应该就会去换新的。」  「这样啊……那没你的事了,退下吧!」  「了解。」  等铃女离开之后,我说道:「我们继续吧!利兹娜。」  「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  虽然因为突如其来的状况坏了我的兴致,但是有美女骑在身上,所以我心中的欲火很快的就又点燃起来。  「啊啊啊……又粗又硬的大鸡巴……插的屁股……好深好深……啊啊……屁股会被刺穿……会被刺穿啊啊~!」  利兹娜一手拉着衣摆,另一手搓揉着自已的胸部,腰部卖力的前后摇摆起来。  而我也轻松的躺在榻榻米上,享受着利兹娜带给我的服务,不得不说,像利兹娜这样飢渴的荡妇,摇起屁股来,说有多骚就有多骚,真是让人爽到不行!  「啊啊~!……身体好热……好像要融化了……啊啊……屁股、屁股……要裂掉了……啊啊……大鸡巴好厉害!!」  利兹娜的摇了几下屁股,从她淫穴分泌的蜜汁,不间断的流经我的大腿,更可以感觉到她的双腿微微的颤抖。  这时我挺起腰部,大肉棒在利兹娜的小穴里奋力的抽插,每顶一下,利兹娜都会痛快的叫出来。  「啊啊……赛利卡先生……请你不要这么用力……人家会受不了的~!啊啊……大鸡巴好有力……插的人家好爽……啊啊……屁股好有感觉……啊啊啊~! 」  利兹娜淫荡的放声浪叫,揉着胸部的右手也更加的用力,姆指和食指使劲的捏着乳头,痛感和快感两者交织在一起的感觉,让她更加的愉悦。  持续插干利兹娜的肉屄五分钟后,利兹娜的脸蛋变的红通通的一片,做爱的快感越来越强烈,阴道不但变得更紧,淫水也多的跟做水灾一般,看来这淫荡的淫娃现在已经爽到快要升天了吧!  这时我也感觉到一丝想要射精的快感,我立刻抓紧她的大腿,胯下的大肉棒卖力的抽插起来。        啪滋~啪滋~啪滋~啪滋~啪滋~啪滋~  「啊啊啊……好爽、好舒服啊……人家……、利兹娜被大鸡巴干的好爽啊……啊啊……赛利卡先生的大肉棒……好厉害……啊啊……用力点……再用力点……用力的把利兹娜的屁股操坏掉吧~!」  「好!我这就成全你!把你的大屁股给操坏,让你永远都离不开本大爷的大肉棒吧!」  「啊啊啊……好强烈的感觉……小穴被插的好爽……啊啊啊……赛利卡先生好厉害……不但大鸡巴非常强壮……还能把利兹娜的屁眼弄得好舒服啊……啊啊……利兹娜已经离不开赛利卡先生了……人家好想天天被赛利卡先生操啊啊啊!!!」  又过了几分钟,身体的快感达到了临界点,利兹娜突然大声的浪叫:「啊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人家现在觉得好爽……啊啊啊……又粗又硬的大鸡巴……把人家操到要升天啦啦啦~!!!」  利兹娜一声高亢的淫叫,小穴喷出大量的淫水,而我也紧抓着她的大腿,将肉棒插进小穴的最深处,顿时精关一开,大量的精液喷了出来。  「啊啊……好热……好热啊……赛利卡先生的精液……好热……啊啊……」  阴茎抽搐了几十下,大量的精液灌满了利兹娜的小穴,甚至量还多到从里面满了出来。  等我射完精后,利兹娜趴在我的身上,整个人无力的喘息着,而我则轻轻的抚摸她的后背。  这时我感受到一股魔力流进我的体力,这是性魔法产生的效果,在精神战上我已经胜过了利兹娜,也因此我能够对她下一些暗示,或者是洗脑。  我让她忘掉是我在料理下春药的这件事,然后再用假记忆来覆盖,让她以为是自已突然淫性发作,并要我帮她止止痒。  如此一来,除了铃女以外,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真相,而我也能保住自已的名声。(虽然我不觉得依利兹娜的个性,她会有勇气把这件事给说出来。)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利兹娜慢慢的回过神来,她觉得自已有些昏昏沉沉的,明明刚才还在开心的吃饭,但是为什么之后的记忆却变的很模糊,但也不像是酒喝多的样子。  「我到底是……咦?!」  这时利兹娜终於意识到她正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,而且两人还衣衫不整,不用说……一定是在做那种苟且之事。  「咦咦咦?!赛利卡先生……为什么我们会……啊……」  利兹娜慌张的爬了起来,但因为刚才性事太过於激烈,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,而在利兹娜站起来的时候,些许的精液正从她的小穴里流了出来,让她害羞的满脸通红,不知道该如何事好。  这时我也站了起来,说道:「不需要这么紧张!冷静一点,难道整件事你都不记得了吗?」  「这个……」  利兹娜试着想了一下,但是因为记忆模糊,所以什么事情也想不起来。  於是我便告诉她事情的经过,由於利兹娜生性单纯好骗,再加上我对她洗脑,所以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会相信。  当利兹娜在知道是因为自已淫性发作而引发了这起事件后,整个人羞愧难当,脸红到不能再红,慌乱的说道:「啊~!怎么会这样?我明明很克制自已,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这件事,结果居然还发生了这种事!」  我说道:「没有关系啦!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。」  「真的吗?」  「嗯!我保证!」  「太好了!既然赛利卡先生愿意帮我保守秘密的话,那我就安心了!」利兹娜安心的说道。  「但是……作为交换条件,你要加入我的团队。」  「咦?加入赛利卡先生的团队。」利兹娜有些不解的说道。  「没错!我最近在招募人才,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希望你能够加入团队。」  「嗯……我知道了,其实志津香小姐她们也有意要我加入,说什么是为了对抗兰斯先生,虽然兰斯先生对我有很大的恩情,但他有时实在是……」  从利兹娜不知道该接什么话的样子看来,似乎她对兰斯也颇有怨言,毕竟兰斯曾骗她多次,说什么这样就能改善体质,结果就只是想上她而已。  利兹娜说道:「倘若……赛利卡先生不嫌弃的话,我愿意加入你的团队。」  「喔!你肯答应那真是太好了!欢迎你的加入,利兹娜。」  在那之后,我安排人带利兹娜到大浴池去洗澡,而我也到男浴池去洗,并找铃女来帮我擦背。  在浴池中,利兹娜一边清洗着身体,一边回想起刚才的事。  「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,虽然我不觉得赛利卡先生会说谎,但是……唉~!都怪我这淫乱的体质,最近即使吃药也没有用了,难道这个问题真的没有办法解决吗?」  不知不觉间,利兹娜揉捏起自已的胸部,突然一股淫意传遍全身,顿时小穴骚痒难耐,利兹娜大吃一惊,赶紧沖冷水让自已去去欲火。  即使心里再怎么克制自已的欲望,但是身体还是挺老实的,而利兹娜就是最好的例子。  另一方面,我舒服的坐在小椅子上,享受着铃女的擦背服务。  「嘿咻!嘿咻!舒服吗?赛利卡。」  「嗯!很舒服。」  「对了,那个利兹娜收服了吗?」铃女问道。  「收服了,而且她也答应加入我的团队。」  「这样啊……那真是太好了!这样就多了一个新同伴了,不过……像她那种容易发情的体质我还是第一次看见,看来天下间还真是无奇不有。」  我问道:「难道你没有办法能够帮帮她吗?像是用忍者的秘药之类的?」  「不行啦!像利兹娜那个样子,我看已经无药可治了,除非是从小就受过训练,不然就算是职业的女忍者,当身体发起情来,也是会受不了的。」  「这样啊……」 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:「对了,性魔法不是还有肉体控制、治病,还有体型发育控制的能力吗?那么要改善利兹娜的体质应该也可以,毕竟补魔是可以双向的,好!下次有机会的话来试试看吧!」  在经过一番波折之后,我终於收服了利兹娜,能够把这么一个性感尤物给拿到手,看来以后我可有的玩了!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13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